有緣相聚            蕭漢屏2014.11.04

前幾個星期參加了大學同學會,我們是民國63年畢業的,算到今年正好40年,所以最大的特色,是大夥兒都老了。雖然我們不想承認,但看在別人眼裡,我們的確是。

1413526492073

我只請了一天半的假,起算的時間是10月16日中午的12時30分,所以到福容飯店不到二點半,還算早。彥蕖、李琰和秀美仨擺了個攤子放在飯店的大廳左側,上面標識著大瑞的名號。想來,在大瑞的麾下早擺好了陣勢,迎接大伙兒的到來。

20141016 (10).JPG

20141016 (14).JPG

20141016 (15).JPG

20141016 (13).JPG

彥蕖就是會說話:「來早才有的吃!」隨即遞上了她煮的甜點,原來每個人都有,感覺有些被唬,但聽了頂窩心的。雖然很想講:「別假了。」但終究忍住、沒說。好佳在,幸虧沒說;否則三位女同學來個「三娘教子」,肯定招架不住。

不一會兒,鵬超從樓上下來,她大老遠地從美國趕回來,一見面就感覺比前次的同學會更纖細,搭配她的多才多藝,看起來更古典,也多了那麼點悠悠的美。再過一會兒,她說要去游泳,原來,她的美是點點滴滴積累出來的。果然,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。

20141016 (8).JPG

有人說從小看大,意思是由以前的一些蛛絲馬跡看出日後的發展。可惜彥蕖沒繼續跟李老師待在中研院,否則肯定是我們班上教學相長的教授。光從她為李琰準備的信這事,就看出她的仔細與專注。

就在與先到的同學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之際,就看彥蕖拿出了一封似乎老掉牙的信封,原來是李琰40多年前寄給彥蕖的信,竟然沒被丟掉,確實令人訝異。我想彥蕖保留下來有兩個原因:李琰寫的每個字都工整,就像她人長得一點兒也不含糊一樣,再不,就是彥蕖有蒐集的癖好,所以,彥蕖沒考古,可惜了。

20141016 (9).JPG

中台夫婦下午四點多就到了。一看到中台,就讓我想到他種的芭蕉可好吃了。前些年,啟天曉得我要到廣州,特地開了個書單要我有機會買給他,沒想到事後他卻說帶回美國太重,囑我寄給中台的夫人,因為她喜歡看書。不曉得是不是這層原因,中台問了我辦公室地址,寄一大箱芭蕉過來。我順手將它分給辦公室的同事,他們吃後都訝異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的芭蕉,一致讚不絕口。我建議,下次同學會,請中台寄些芭蕉到聚會現場,好讓大家品嘗、品嘗,肯定您會跟我有相同的感受。說到這,我得唸唸阿水。第二天一早他援例趕到,一見面就說,他們家的木瓜長得跟臉一般大,而且又香又甜。既然如此,為什麼光說不練?讓人以為火車是推的、牛是吹的。如果時間恰當,說不定下次同學會就有芭蕉和木瓜這兩樣水果了,我也相信到時候就可以證明我說的不假。

20141017_131851.jpg

20141017_103429.jpg

20141017_103438.jpg

20141017_105622.jpg

晚上,在飯後主辦人張鍛放了些我們過去和這些年的相片,這些相片在秀美的網站上都看過,但張鍛配上新、舊的歌曲,一時之間讓那些相片又活了過來,不愧常年和年輕朋友接觸,有差別的,我甚至懷疑怎麼會有這麼多歌?只能說自己孤陋寡聞了。照張鍛說,有些還是前一天才拿到,更凸顯了他平時的藝術修養。

20141016 (55).JPG

20141016 (42).JPG

20141016 (43).JPG

 20141016 (47).JPG

那天,和我住一起的文治,來得比較晚,等聯絡上後才說,他以為趕得上就好,所以怱忙地趕過來。每回看到他,就讓我想到放大、拉長了的林衡道老師。畢業之後曾買過幾本林老師的書,才曉得他在文史上的貢獻,有本講台灣宗教的書,是一位副主教借我看的,我從書尾頁的電話上,聯絡上他的家人,但他們早沒有存書,只能後悔無緣了。

20141017_074005.jpg

第二天醒來,文治說他腰痠背痛,可能床太軟。到我們這種年齡確實睡不得軟床,我想另一個原因,應該是他的運動量不夠。前一天晚上放映彥蕖和秀美她們拜訪周老師、賢哲的影片,從影片裡看到:周老師保養得宜,老當益壯;石頭出了些狀況,但仍不改幽默甚至調皮的本性。她們也拜訪武潭,武潭雖然健康還好,但心臟架了橋,畢竟讓人擔心,因夫人有事無法陪同而未參加。而日後,年歲只會大不會小,是否仍能一路平安?我們確實都得加把勁了。

由於人類的平均壽命大幅增加,老人對社會的用處也日漸式微,以致老人的悲劇與日俱增。因此,壽而不辱才是我們這群同學該有的態度,尤其是糖尿病、高血壓、中風、心肌梗塞、癌症等,都會是我們受辱的機會。怎麼做?保健、活動應該是我們努力的方向,就讓我們「走」到一百歲吧!(這是啟天說的,而且強調不只「活」到一百)

有人說魔鬼藏在細微之處,真情何嘗不隱於生活的片段之間。我寫的同學不多,談的也瑣碎、側面,只記載了幾位和我近距離接觸的同學,只能說感覺太多,反而不曉得說什麼好,倒是同學的影子一直在我眼前晃動。

 

    感謝彥蕖的催促,我算勉強交帳了;若不好,只能說退步了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魏 的頭像
小魏

淡江63的部落格

小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6)

發表留言
  • kate chen
  • 蕭大爺的大作,久違了!
    我不要考古了,已經是"古代人"囉!
  • 馮濟灝
  • 蕭漢屏的唐裝上衣還真是古色古香。很有氣質。
    多年來,我居家和外初都是一件衛生衣加上外套。
    一件衛生衣穿破了才裁減當抹布。
    前些年返台教書,此第家庭醫師是台灣人,他和我說:你真的買幾件衣服才好。你自己不感覺,那已經比流浪漢還糟糕了。跑回台灣,可能認為你連報紙都看不懂。你如何教書呢。
    十年以上沒買衣物了。近幾年都穿先父遺留的衣物。內衣等,家裡看我用得差不多了才補齊的。頭髮一年理兩次。最長的時候,和班上女同學類似長短。本想說理光頭方變些,家裡不肯。作罷!
  • 馮濟灝
  • 蕭漢屏和此第幾位同學的文筆流暢而精煉。且有相似性。可見歷史不是白讀的。文章都是越老越精。杜甫講庾信文章老更成。信其言哉!
    我記性衰退很快。寫也寫不出甚麼東西了。為了寫寫東西能夠忘菸,還是寫寫東西。若不其然,封筆了!
    *我在iPad裡面裝了一部中國編寫的康熙字典。既得發音時,就用注音輸入找字,記得寫法,就用字來找發音,勉強對付了。提筆忘字常常發生。可知記憶衰退了。
  • 李小姐
  • 真感謝幾位同學的努力,個個文筆好,寫來傳神,又勾起這兩天的美好日子!
  • 老李
  • 我要去漢屏那裡拿書前,先去了花蓮,拜訪中台(民國100年8月3日下午2時左右),江夫人告訴我:每晚唸小說等,給中台聽;基于此,將此原委告知漢屏:將小說寄給中台.漢屏忘了呼.
  • 碧華
  • 因為有妳們,這次同學會讓我重回闊別四十年的淡江大學,真是感謝。有妳們真好,很po文章相片,真是由衷的感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