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人情-與王宜杲夫婦面晤       馮濟灝寫於多城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Oct. 10, 2014

王宜杲伉儷

對我來講,十年沒見到王宜杲,對陳玉珍來講,那是四十年不見的老同學。十月八日的夜間,我們在多城的皮爾孫機場附近的旅館前廳重逢,加上王大嫂,這是首次見面。

我們生活在異國二十五六年,近十年來幾乎沒和外界接觸過,洞中歲月,不知春秋幾何。能見到故人,心中的歡喜自不待言。王兄夫婦想必同樣情懷。

我們談了很多東西:我向王兄夫婦介紹了加拿大的福利制度,這是一種真正的社會主義,可說是1/3個共產主義。這種福利制度特別照顧了老年與幼年人口,和北歐頗為相似,卻不類美國的資本主義制度。我們剛好進入了老年,在這種制度下,獲得了一些照顧,譬如說,明年我就能拿一點老年金,所有醫藥費全免之類的。王兄問我:你當時為何選擇加拿大移民?當時我只有三十八歲,不可能為了本國的福利制度移民。更何況加拿大課稅極重,對我不利。那是另有考量了。

我和王兄夫婦講:當時我考量整個英語世界,排除了其他國家,選擇了加拿大,其考量因素在於本國沒有種族歧視,這是移民家族必須想到的。只要歧視存在,第一代移民或許可以忍受,第二代以下,永遠沒有安居樂業的機會。我選擇多倫多的原因在於本區域離美國紐約很近,美加又是兄弟邦,下一代假如無法在多倫多發展,也能赴美國工作。美加兩國公民在對方國家工作是允許的。今日孩子們的朋友也有好多人在美國工作,他們沒有入美國國籍,準備退休時回返加拿大。所以當年的考量,以第二代的前途為主。如今孩子都在多倫多工作。當年是過慮了。

*加拿大人入境美國,只要檢查身分證或駕照就可以了。要在美國工作,必須申請許可證。一般來講多是先和美國聘請的公司或組織談好,以此為申請許可證的證明。

王兄和我說了他半生的經歷和心路歷程。一步一腳印,我們分別走過了艱苦、衝擊、生離死別的黯然、肩負的責任等等過程中的某幾種體驗。我想他有難以割捨的親情,我有狂濤駭浪的震盪。就這樣,血汗交織著淚水。猛回頭,前塵往事匆匆數十年。我覺得他是一個好爸爸。就這樣,有陳玉珍在身旁,突然間,許多往事湧上心頭,好似我的口說出了我和陳玉珍共同的回憶。我把一路走來的風波惡和他夫婦講了,同時告訴他:我是一個不隱藏的人,我們暫時沒機會和同學聚會,他若是異日有機會和同學聚會,談到我和陳玉珍,不必顧慮哪些話能說,哪些不能說,都可以和大家講講。也好教得知,除非很有錢的移民,像我們這樣沒有資產的家庭,一旦走險異國,第一代多是犧牲了。被逼上了梁山,一點不誇張。王兄問我後不後悔,我和玉珍共同的感覺就是無悔,因為我們看到第二代的成長,他們在此受了完整教育後的完美職業與漫步的遣性適意,更何況孩子依然保有中華傳統。我斷了一指、瘋了一回、幹了上天下海無法想像的營生,陳玉珍克勤克儉、含辛茹苦都得到回報了。

*涉及王兄所談,屬於他的私事,不能在此傳述。只能談我自己。

有一次我和張鍛講:就算有錢,退休後也不要移民。固然不像我們,還需要賺Poor man's money,遠在外國,斷了所有親友的滋潤,那日子也不是好過的。感覺上好似被剝了幾層皮!王兄和陳彥蕖,以及其他同學在國內供職,退休後,海闊天空,環遊世界,回到台灣,有同窗聊天,親友精神扶持,其中王、陳兩位還有基督徒的相互勉勵,有精神的安慰。相較肅殺、蕭瑟的異國淒冷孰善還用比較嗎?外國制度確實比較好一點,抵不上人親土親!

分別前,我和王兄夫婦講:玉珍有幾句話很有意義,她說:走過風狂雨驟,今日得無風波。當珍惜最美好的現在。我們都以此自勉吧。王兄講:我走遍了世界,美東與加東是我最後的異國之旅了,此次歸後,不可能再到北美來了。我私下告訴自己:持續保持減菸與步行/氣功健身,不爭今年同學聚會,盼他朝有機會在台灣相聚。本科系同窗所有的聚會都設在台灣,那是我們的故鄉,有鄉情,也有同窗故交。

*我認真的減菸,身上攜有計時器與筆記本。我給王兄看了,和他說,見到同學時,告訴大家,雖然減菸不比我終身讀書的心情,自勉有恆。是否因為菸害而死不得知,有恆本身就是鼓勵。上衫領口所掛為精密的計步器,每日追蹤步行步數(steps)。

*風狂雨驟,借用了李清照的詞語,風波惡,因由詞牌定風波而來。我想到了蘇軾的一生。

 

補說趣事:

王兄講到老班代李啟天在美國求醫的趣事,我們都佩服老班代的厲害。他說:老李在德州看病,和醫師溝通採用看圖說話。他把病況畫成圖畫,要醫師看圖了解病況。我們都知道異國求生,甚麼方法都使用。沒有人講,必須說英語才能溝通的。李老班代一向思慮周詳,行事穩健的人,走到全世界都能適應生存!

這幾年我也少用英語(看小說還用英文,看電影聽英語)。其實也生疏了。整個家族人口均通中語,英語無用處了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魏 的頭像
小魏

淡江63的部落格

小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kate chen
  • 王宜杲兩年前盡心盡力主辦宜蘭的同學會,今年畢業40周年同學會在美加公出,竟能與兩位同學重逢,也算同學會的延伸!
    人生際遇各有不同,同窗情誼,永難忘懷!
  • kate chen
  • 老李自美來電,馮濟灝的「故人情」中,有兩點需要更正:
    1、兩位曾於八年前台南同學會見面,不是馮兄所言的十年。
    2、文中提及老李和醫生溝通,把病況畫成圖畫。老李稱,這點他也沒有辦法,是醫生把掛在牆上的人體內部構造圖取下,與他溝通病情。